致敬Priest《杀破狼》之《除夕与新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138
336*280广告

  原拟:致敬 Priest《杀破狼》阅读笔记 金句动人 妙笔入心 之除夕与新岁

  此篇幅里,除夕夜里红头鸢上的团年饭、烈酒祝辞、依鸢射虎读来精彩连连、心绪难平。初一顾昀带长庚进宫给新皇拜年,初遇了然妖僧、长庚听闻义父即将离京返营却不带他而心生愤懑,再及至大年十六长庚首次给顾昀煮寿面过生日,害顾昀头一次生出离家的惆怅来。

  长庚被待剑傀儡打得落花流水,发现自己和顾昀之间的鸿沟之后,便每天利用早起时间向义父讨教本领。顾昀授课,嘴上虽然天马行空没条没理,浑身却是实实在在的本事,加之多年沙场历练,喝过的风吃过的亏,都化作他的护身铠甲,倾囊传给长庚,虽然这所谓的授课对他来说就是玩。所以,其实,长庚的师傅,除了初时雁回的沈先生,后来游历时的钟老,还不可不忘这全大梁再找不出第二个的安定侯。

  晃眼就到年关,又赶上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年三十里加班结束返家途中,顾昀沈易心里却都没什么过年的好心情,愁完朝堂愁边疆,想到不日还得把自己逮回来的北蛮世子俘虏再给送回去,糟心。

  千里江山,锦绣河山在新皇一句话中凝成了一线,压在了安定侯肩上。他们觉得他手握玄铁三大营,战无不胜、无所不能。又倚仗他,又畏惧他。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顾家就没有命长的,非但命不长,连儿女运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老侯爷那时候每天看见我就长吁短叹,到了我这里更是……后继无人了。

  这个的确是很遗憾,对不住了。本还指望有个干儿子可以转转运,可好,人算不如天算,首先得要满足我们看官的喜好。

  大过年的,唠叨打住。还是带儿子好好过年实在些,可这儿子喜欢宅家种蘑菇,还得亲自扛出门才请得动。在长庚看来,过节守岁,大家一起在家里围个小火炉,温二两酒,聊两句闲话不好吗?非要出门喝风看人,这算什么志趣?----当然,长庚现在说了不算,等他当家作主的时候,自然就这么过了,故园煮酒道临渊,这是番外后话。

  顾昀因为只穿单衣被长庚裹了披风,笑眯眯地享受了一回气鼓鼓的孝敬,心想:“有儿子真好,等小长庚长大了,我自己也找人生一个去——要能生个姑娘就更好了。”----别发梦!

  红头鸢上的顾昀,展露了其多面至真的性情,有血有肉,多情好色,不假不空。三杯敬酒祝辞更是令我动容的高光时刻之一。

  除夕夜里顾昀临时说起订红头鸢,天龙图库现场开奖,这真是难为沈易有本事,当然更要谢魏王有心了。

  一时间,玄铁的冷意顷刻间侵袭了十丈软红尘,雅间里暧昧难明的气息顿时被驱散一空。顾昀眼角瞟了一眼识趣退出去的侍者们,其中一个格外赏心悦目的临走还含情脉脉地偷看了他一眼,顾昀便冲她笑了一下,同时心里遗憾地想,他身边带着三个半大孩子,这半夜三更的娱乐恐怕也就只能止步于眉来眼去了。

  罢了这雅间里的“不着调”也往魏王身上推,欺负他出场少没话语吗?嘿嘿,龌龊。

  “诸位都是我大梁万里挑一的勇士,跟了我,却既没有荣华富贵,也没有权势好处,边疆清苦,连饷银也就那么一点,都受委屈了,我先敬弟兄们一杯。”

  “第二杯敬留在西域的弟兄们,当年我不知天高地厚地把他们带出去,没能把他们带回来……”

  这一刻,顾昀的落寞和陌生让长庚突然间生出一种想要立刻变得强大的渴望来,他不要永远当孩子,他要成为可以感受小义父每种情绪的大人,与他并肩而立。

  这一段里首次提到了顾昀曾订过的亲事,这没曾见过一面就香消玉殒的京城双姝之一郭家大小姐,也是红颜薄命了。不知到底该赖安定侯祖辈杀孽深重,还是该怪朝堂险恶风云莫测。

  而后安定侯戴着琉璃镜倚着门框放出了射虎擒人的非凡两箭,镇住了现场混乱的人心,也镇住了三次元的凡人如我,感觉非得贡献一阵土拨鼠尖叫才能表达倾慕。

  这两箭,射落了“种子”,也射下了西洋教皇“楼兰计划”的帷幕。从此时起,大梁将在四境敌人的几年暗中布局中,走过世路荣枯的飘摇岁月。

  起鸢楼此时天上人间繁华无双,而若干年后却将见证敌军围城的悲壮。P大对盛景构建的想象力之丰富,实在令人叹服。

  回到侯府来到顾昀“世不可避”的寒酸卧房中,长庚关于顾昀大冬天也只穿单衣、眼睛是装瞎还是真瞎的问题依然无解,等到倦人归,却等不来想要的答案。跨过不平凡的年夜,初一清早长庚随顾昀进宫打秋风领压岁钱,哦,不,是给他皇兄拜年。

  两人在殿外邂逅了护国寺大小和尚,老秃驴了痴一向惹侯爷心烦,忽视之。而小妖僧可谓给父子俩留下了深刻印象。于顾昀,证明了他是妥妥的颜控,没事盯着个光头看什么看?他好看啊!咳咳;于长庚,他尚不知晓这修闭口禅的小师傅,将是领他入尘世进临渊的引路人。(还有,顾帅,您可是记性不好?还是小和尚长大皮相变了?这小师傅说来可是助过您剿匪平叛的故友啊。日后番外再叙。)

  其实李丰算个好皇帝,只是差点意思。在其位,谋其政,不必因为他不是本篇主角,行事有违所谓情义,就处处看不惯他。若是换个君王大戏,他是男一,就好理解了。插一嘴,广播剧里的隆安陛下,声音熟悉吧?嚯嚯,蓝二哥哥耶。

  这篇结尾,以三个小屁孩给侯爷筹办的生日趴来收口吧。吃了儿子煮的寿面,更不敢开口直言第二天就要离京的安定侯,你可知前路漫漫即将行至水穷处,是你小长庚的家书才让你还了魂。而你再见他,已是快两年后,身披鹰甲亲赴江南。

  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顾昀哪次离京都是来去无牵挂,唯有这一回满心惆怅。可能是因为每次都是“回”边疆,只有这次是离家远赴吧。可惜,不要说这种温柔的惆怅,就算肝肠寸断,也别想绊住安定侯的脚步。

  这一篇主要听杰大的配音,顾昀在红头鸢上或落寞或调侃的语气,皇宫里看到和尚时的嫌弃,以及在新皇面前听到长庚长大要侍奉他时的内心OS,都表达到位,加鸡腿。

  这一篇梳理了“除夕与新岁”,下一篇是继续“新友与将离”呢,还是番个外先。

……
Power by DedeCms